故事网(www.g4.org.cn)提供爱情、哲理等故事的在线阅读,如有侵犯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在线投稿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亲情故事 > 文章内容

我那飘落的四分之一的爱

  梦里,我从一个模糊的所在拼命跑向前方,因为我看到这个走廊尽头的窗外,一枚硕大的似曾相识的梧桐的叶子飘飘摇摇地缓缓下沉,仿佛就在我触手可及的距离,可当我试图去承载的那一刻,才发现我和它是那么远那么远……一次次伸手都是徒劳的,我只有竭尽全力地向那扇窗户狂奔。终于,我触到窗户了,却只看到它在我力所不能及的眼底重重地坠下,朝向眼下漆暗无底的深渊。
  醒来后,我那么奇怪竟清晰地记得这梦境,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样急切地去追寻一枚落叶,一枚已经失去生命的黯淡的落叶。
  晨读时分,我感觉自己还朦胧着,还存在于梦中,可是表姐就那样一袭黑衣冷不丁地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世界在那瞬间明朗了,只是我梦里的世界明朗了。是的,我的祖父,一定是我年老的祖父,她把噩耗说完,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而我只是平静地点头。因为我早在心里是知道的啊!
  回家的路,一个人打车。静静地呆在那儿,泪突然间飞瀑一样扑上了我的脸。我痴痴地望着窗外呼啸而过的杨,心想,眼前的一切是真的吗?
  祖父属马,我也属马。我不是他的女儿,可我是他的四分之一,马的桀骜不驯,我和他都有。我们祖孙俩共有的暴躁的脾气,在那个时候,只有祖父知道,我不知道。是呀,我一个幼稚园的娃娃,怎么会知道呢?于是,当祖父一遍又一遍地讲“日子这么犟,不是妞妞想怎样就怎样啊”,试图重塑小孙孙的性格时,我的注意力正在天空里的风筝上飞着呢。他的话在我的意识里太轻太轻,不小心被风吹散了。
  祖父注重性格不是空穴来风。因着他火爆的性格,我的父亲作为长子,从小就不和他亲近。在他生命的最后几日,生活都无法自理了,还是不许父亲背他去厕所。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究竟还是不肯原谅他的宿敌,哪怕那是他的儿子。
  在父亲与祖父的战争中,母亲是向着父亲的,而我只相信我的母亲。母亲曾告诉过我,在我还很小的时候,祖父有一次带我上街,没有仔细照看我,我从高处摔下来,磕破了脸和膝盖。这从此在我心里成了一个借口,一个祖父不喜我的牵强的借口。况且我曾亲眼看到因父亲坚持己见祖父大发雷霆的场景。我认为祖父不是我生活里的人,他就像我踢毽子时对方团体里的成员。我们不是一方的,我们是敌对的。
  我刚上小学的那年,我亲爱的祖母去世了。祖父像一棵经霜的秋草,再也不见了生气。尽管我还是襁褓中婴儿的时候他就已是位花甲老人,可我现在清楚地意识到了,他是从祖母离世的那时开始的衰老。几个月后他便身体不适,一辈子第一次住进了医院,检查结果是,高血压。因为疾病,或许还应该有别的,从此以后他硬朗的身板慢慢弓了下来。再后来,坚持在田间忙碌的他终于承认:他已经无法再去耕种了。于是他卖掉了那头陪了他二十几年的驯服的老牛,那头血红色的老牛驮过我,它被带走的时候一再回头,看得我哭了。祖父的表情很深沉,他一连几天不说话。人那,总是有感情的。
  做不成事了,祖父的生活闲暇开来,他的性子也逐渐柔和,不再对父亲吹毛求疵。父子间的分歧几乎不存在了。
  祖父的手很巧。他会用荆条编各种篮子。他总是喜欢随身携带一把精致锋利的小镰刀,那是他鞍前马后的得力助手,帮他完成了一件又一件精妙绝伦的创作。这镰刀有些岁数了,说不定和他一样老,因为镰刀的边缘附着着洗不掉的锈,我看到过的。可就是这把忠心耿耿的镰刀,在他专心给我做一个陀螺的时候,割伤了他的左手。那糙树皮一样的褐色的手背顿时开了花,像是干裂的河床上遗下的一道朱砂,是一种陌生而苦涩的疼。我感受得到。我是他的四分之一,我的血脉里流淌着他的体温。
  那时,我和祖父,还有堂弟是家里最闲的人,我们总有机会坐在一起谈天说地。我和小弟下五子棋,明明是我红旗飘扬,他却无端耍赖,我便搅了棋局,拂袖而去。旁观的祖父在我身后说,很多事不是淘淘想怎样就怎样。一边是孙女,一边是孙子,他也是清官难断家务事,只能说一句在当时的我们看来无关痛痒的规劝的话。后来我和祖父也下棋,我赢了,他不好意思地眨眨眼睛,我就放肆地凑上去摸他可爱的光头。他只是宽厚地笑。


上一篇:我可以向你买一个小时的时间吗? 下一篇:爱的位置在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