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网(www.g4.org.cn)提供爱情、哲理等故事的在线阅读,如有侵犯权利,请联系本站删除.
在线投稿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返回首页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人生故事 > 文章内容

是母亲的善良救了我们

 

那一年,在北风呼啸、雪花狂舞的内蒙古草原上,我与母亲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的考验。如果不是母亲的善良,也许今天我就不会坐在电脑前,讲述那段动人心魄的经历……

  那年春节将至。家里的食品批发商店生意极好。已经备好的货物显然不能满足正月时的销售。母亲就对我说:“二子,咱们进趟奶粉吧,库房快空了!”

  我们进货的地方是距家乡三百多公里,一个叫西乌旗的草原小镇。中午,母亲和我一同向草原进发了。到了晚上8点许,我们赶到了目的地,并顺利地装好了车。我与母亲找了一个旅馆住下。第二天天还没亮,母亲就匆匆将我的房门砸开。她焦急地告诉我下雪了。我立刻惊出了一身冷汗。草原上下雪是十分要命的事情。如果雪大很快就会将公路盖上,使你分不清是公路还是草原,稍不留神就会有掉进雪坑的危险。曾经有过许多在草原上靰车而冻人的现象。我问母亲:“雪大吗?”

  “好像是刚刚下,地面上没有多少雪。”母亲说。

  “赶紧走!”我开始收拾东西,并在心里埋怨母亲不该在年关还进货。

  地上落有一指多厚的雪,可我隐约感到,在这寒风低吼的冬夜里隐藏着一股暗暗杀机。我发动着车,挂上最强劲的档位,全力奔驰在回家的公路上。天逐渐亮起来,地面上的雪落下了一掌多厚,我感觉到汽车的轮胎出现了侧滑现象,我只好放慢了车速。又走了一会儿,我的车前突然横出一堵雪墙,我紧急刹车,但满路的积雪还是将车滑撞到雪墙上。公路上有三十多米的地方被狂风刮起的飞雪堆积成一堵一米多高的雪山。

  “二子!”母亲忽然想起了什么,“咱们赶紧往煤矿开!”

  “干啥?”我不解。

  “那里可能有”自家乡的煤车,咱们和车队搭伙走!”母亲说。

  我也忽然想起,来时我确实超过两辆来草原拉煤的卡车。心里立刻透出几分亮色。在这危机四伏的雪原上行车,如果与车队搭伴而行,危险会降到最低限度,最起码不会行生命危险。我掉转车头向煤矿奔去。更令人兴奋的是我们即将赶到煤矿的时候,雪停了下来。眼前登时豁亮了许多。

  煤矿里没有看到车队的影子,只有一台装满煤的破旧的“东风”130卡车趴卧在一家旅馆前。一个人影正俯在卡车前吃力地摇动着“摇把子”。我将车开到他的近前。母亲认出了那个人,说:“那不是郎师傅吗?”

  “就是他!”我说。我心里特别激动。郎师傅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司机,平常大伙都管他叫郎三。

  郎三也认出了我,他扔下“摇把子”向我跑过来,“咋还不走?”我说。

  “整不着火。天太他娘的冷了。”郎三一脸的沮丧。

  “用我的车给你拖着。”我说。

  郎三的卡车很快被我拖着了火。我对他说:“你是老师傅,经验比我多,你征前而带路吧。”

  这家伙一扬脖子说:“放心吧,兄弟!你三哥跑了这么多年的草原,就没有闯不过的难关!没有过不去的桥!”

  郎三果然有一套本事。在这天地一色的草原上跑起来就像一头识途的老马,稳健且执着地行进在茫茫雪海。我紧紧地盯住郎三的车尾,一丝也不敢放松自己,惟恐他将我抛下,大约行驶了一个小时,郎三的车尾突然冒出一股黑烟,而后箭一般向前蹿去。这家伙突然加油了。我也将油门加到了极限。母亲说:“前面好像有车!”

  我抬眼望去,在我们右前方大约500米的地方趴卧着一辆“东风”平头大卡车。车下有两个人影正踉跄地向我们跑过来。

  母亲说:“那辆车好像靰住了。”


上一篇:嫁到好望角 下一篇:我是最好的

相关阅读